为什么以太坊的价格会达到3600美元,接下来会怎样?

未来几个月对以太坊来说是令人振奋和决定性的,因为其最近创下的超过3600美元的历史高点使人们更加关注加密货币及其智能合约区块链——以太坊。
随着加密货币市场在2021年的五个月内继续增长,无论是比特币还是其他大量的区块链项目和代币,其价值都在飙升,其中主要是以太坊。按市值计算,以太坊是全球第二大加密货币。过去两周,以太坊走势强劲,涨至新高。
事实上,ETH在4月下旬大涨,有几个关键因素的支持,导致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价格迅速上涨。蓬勃发展的去中心化金融和NFT领域,被认为是ETH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些技术大多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然而,最近实施的柏林升级和看涨的ETH期权交易员的重要性,帮助推动了ETH价格的进一步上涨。
ETH价格的飙升也引发了人们再次谈论传说中的“ETH-BTC反转”,这将看到以太坊超越比特币成为市值最高的加密货币。虽然这还很遥远,因为以太坊4100亿美元的市值只相当于比特币1.06万亿美元市值的39%,但以太坊正逐渐追赶上来。
这一点从投资者向以太坊投入的大量资金就可以看出。CoinShares最近估计,机构投资管理公司持有约139亿美元的ETH,在4月的最后一周购买了价值3000万美元的ETH,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购买了约1.7亿美元。
加密货币交易员、“持有者”、以太坊支持者、DeFi和NFT用户以及更广泛的社区都在思考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未来几个月ETH将面临什么,以太坊网络能否跟上需求?
推测性看涨?
Golem Network的董事会顾问Maria Paula Fernandez告诉Cointelegraph,考虑到目前为止的增长,未来几个月将令人兴奋。Golem Network是一个建立在以太坊第二层上的协议,旨在促进计算资源共享。
虽然她对给出ETH的直接价格预测持谨慎态度,但费Fernandez认为,即将到来的网络变化将为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的价值进一步增长铺平道路。我和其他人一样对ETH充满敬畏,所以出于谨慎,我很难做出预测,但我可以肯定地说,1万美元的ETH不再是白日梦,而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Fernandez同意,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ETH的价格肯定会走高,直到热议的以太坊改进提案1559的部署,它将成为伦敦硬分叉的一部分。
虽然即将到来的EIP-1559将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但Fernandez表示,以太坊的实用性已经被证明是各种金融工具的更好解决方案,这也是ETH价格的关键驱动力。“NFT热加上2020年的DeFi夏季带来了大量新用户,他们将在留在以太坊。”她进一步补充说。
“现在,2021年已经被证明是第二层解决方案的一年,它缓解了以太坊可扩展性的挑战,再加上应用层上令人难以置信的用户体验改进,这使得使用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比网上银行更容易,这清楚地证明了以太坊是开放金融生态系统的燃料和硬通货。”
Nikhil Shamapant是一名散户投资者和住院医师,最近发表了一份题为《以太坊,三次减半》的研究报告,他在报告中提出了他认为ETH的价值到2023年将迅速上涨至15万美元左右的理由。
当被问及ETH在伦敦硬分叉前的未来几个月的发展方向时,Shamapant向Cointelegraph提供了对这个智能合约区块链原生代币极为看好的推测性预测。
“它肯定能涨得更高,我认为我们可以看到价格涨到1万美元,ETH的牛市价格目标开始实现,人们开始获利退出。我认为ETH会上涨到1万至2.5万美元的范围,大量供应将可能被抛售,届时可能出现一些大幅回落和盘整。”
Shamapant对ETH长期价格预测确实需要考虑到实际情况。如果ETH的价格达到15万美元,考虑到有115764316个ETH在流通,这个加密货币的市值将约为17万亿美元。与比特币2100万个BTC的有限供应量不同,以太坊没有供应上限,这也是以太坊网络正在寻求实施EIP引入某种通缩机制的部分原因,如EIP-1559,但稍后会详细介绍。
正如Shamapant在他的报告中所指出的,到5月份,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但ETH目前的价格以及NFT和DeFi的迅速使用,很可能成为这个生态系统的催化剂,他认为这个生态系统仍然被低估:
“NFT和DeFi已经展示了一个清晰的用例,但我们仍处于早期阶段。NFT的质量将会显著提高,DeFi的可用性将会随着ETH2.0的可扩展性改进而提高。是的,在这种情况下,ETH的价值被大大低估了。”
Fernandez对以太坊生态系统及其原生代币的当前估值给出了更微妙的看法,他承认以太坊网络终于实现了它的潜力,这反映在ETH的价格上:“我不觉得网络被低估了。它之前肯定被低估了,在整个熊市中也是如此,但我认为现在它正得到应有的认可和知名度。”
伦敦硬分叉即将到来
以太坊区块链的伦敦硬分叉预计将在7月进行,将引入EIP-1559。由于它将对用户支付的费用和矿工赚取的费用的结构做出改变,这次升级既是有争议的,也是备受期待的。
Ethereum Naming Service的首席开发者Nick Johnson向Cointelegraph解释说,EIP-1559将对区块链上的费用计算和支付方式做出一些重要改变。
“它[伦敦硬分叉]将包括EIP-1559,即备受瞩目的交易费用市场的改进,这将对用户在拥挤的网络上发送交易的体验产生巨大影响。它还将使智能合约有可能获得’基本费用’(base fee)——实际上就是当前区块的gas费——这将使gas价格衍生品和代币等项目成为可能。”
EIP-1559也被认为存在争议的主要原因是其内置的ETH销毁机制,它将销毁一些用于支付相关交易费用的ETH。这让以太坊矿工大为光火,这让以太坊矿工们非常愤怒,因为收取交易费用传统上一直是矿工们通过确认交易并将其打包成区块来维护以太坊网络的重要激励因素。
虽然EIP-1559遇到了一些矿工的反对,但由于近几个月来DeFi平台和去中心化应用的使用呈爆炸式增长,其带来的好处可能会对ETH价格产生积极影响,并提高人们对ETH的兴趣

币安将面向全球用户推出NFT平台

2021年4月27日 – 全球领先的区块链生态和加密资产基础设施提供商币安,今日宣布即将推出NFT平台。
币安NFT交易平台将于2021年6月上线,旨在成为全球领先的NFT平台,提供最好的创作与交易用户体验、最低廉的费用,最高流动性和各种形式的高价值收藏品代币,例如视觉艺术、音乐、游戏、运动、元宇宙等等。
“我们的目标是利用币安区块链基础设施,提供社区赋能的最快速、最便宜的解决方案,打造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以及顶级的铸币、购买和交易体验,”币安NFT部门负责人Helen Hai表示。
目前币安已经上线了NFT平台网站的登陆页面http://nft.binance.com/,艺术家和创作者相互连结并进行协作。平台移动版本(iOS 和Android)将于不久后上线。
币安NFT平台将与Binance.com共享账户系统,现有币安用户可以直接进入NFT平台,并以现在的币安账户进行交易。新用户只需要在Binance.com上注册,并在币安NFT平台上进行创作或交易即可。
“币安平台为全球数千万用户提供服务,现在,很多用户将可以直接涉足NFT领域。币安NFT平台将为小型的价值创造者提供最好的流动性和最低廉的用户费用,支持他们进行创作,从而推动实现全球价值自由流动,并打造一个包容性的生态系统。”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CZ)表示。
币安NFT平台将由两个主要部分组成:高端精选交易市场和普通交易市场。高端板块会精选高端展览和全球拍卖会的作品进行展示销售,初期阶段,销售所得的90%将直接作为利润进入创作者的账户中,为创造者实现价值最大化。
在普通交易市场中,每个用户都可以成为创作者,并以最低费用铸造自己的NFT。用户也可以将NFT充值到币安NFT平台,用于销售或拍卖。初期阶段,币安仅收取1%的手续费,创作者或充值者将持续收到1%的版权费以激励创作者铸造高端、高价值的NFT,从而获得更丰厚的版权费用。
关于创作者和艺术家协作,请联系:nft@binance.com
媒体咨询,请联系:pr@binance.com
关于币安NFT平台
币安NFT平台旨在成为交易量、用户基础和作品多样性全球领先的NFT交易平台;币安NFT市场拥有各种形式的高端精选艺术品和珍藏品,同时为用户提供NFT生态系统中最高的流动性和最低廉的费用。
更多详情,请访问nft.binance.com

姚明加入NFT热潮,一文盘点那些“入坑”NFT的爱豆们

从方兴未艾到渐成潮流,名人效应在NFT强劲增长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近几个月来,随着各界传统名人的接连涉足,NFT正以狂澜之势席卷着娱乐、游戏、体育、艺术、音乐、时尚等各个细分领域。
凭借自带流量的属性,名人的参与往往会为产品或品牌打开知名度,甚至直接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NFT亦是如此。借助于“粉丝经济”这张营销王牌,NFT似乎“圈粉无数”。本文盘点了参与NFT的名人与KOL,以及他们常用的NFT平台,看看哪家NFT平台最具名人吸引力。
OpeaSea
姚明
姚明是中国篮球协会主席,也是首位入选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入选奈史密斯篮球名人纪念堂的亚洲球员。2020年NBA选秀中,姚明以状元秀身份被NBA的休斯敦火箭队选中,随后其连续6个赛季(生涯共8次)入选NBA全明星阵容,2次入选NBA最佳阵容二阵,3次入选NBA最佳阵容三阵。
近日,姚明创立的葡萄酒庄园“YAO Family”推出全新葡萄酒品牌“THE CHOP”及限量版NFT收藏品,这是世界上首个与NFT数字收藏品搭配拍卖的葡萄酒酒庄。
目前,该NFT收藏品正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进行拍卖,平均售价0.22ETH,每一枚NFT都对应着一瓶实体THE CHOP葡萄酒,并且附有一份姚明签名的真品证书。


锡安·威廉姆森
“胖虎”锡安·威廉姆森(Zion Williamson)是NBA球队新奥尔良鹈鹕的篮球运动员,于2019年以选秀状元身份进入NBA,实力超群。据Elias Sport Bureau统计,锡安·威廉姆森在职业生涯前40场交出58.5%的投篮命中率,这是NBA历史上球员生涯前40场的最高命中率。
正是由于锡安·威廉姆森在赛场常打出历史级表现,其人气爆棚,成为NBA名副其实的“带货王”,在传统体育界如此,NFT领域亦是如此。例如2021年1月,锡安·威廉姆森的NFT球星卡被以10万美元的高价售出。
而在今年4月,锡安·威廉姆森与篮球杂志SLAM合作推出NFT球星卡,并于OpenSea上进行拍卖。SLAM x ZION系列将推出两种球星卡,分别包括基础版、黄金版、黄金签名版和1/1白金签名版。同时,该系列还包含一张未来篮球卡。
贾伦·萨格斯
贾伦·萨格斯(Jalen Suggs)是一名橄榄球运动员出身的控球后卫。凭借着出色的实力,贾伦·萨格斯成为2021届NBA选秀的状元大热门。
4月21日,贾伦·萨格斯将其一段“精彩时刻”视频作为NFT在OpenSea上出售,最终竞价达4.12枚ETH,最高竞拍者将获得贾伦·萨格斯比赛获胜时所穿的鞋子以及上面的亲笔签名。
村上隆
村上隆是一位日本艺术家,也是超扁平(Superflat)运动的创始人,以当代流行艺术对美术和大众文化的综合理解而著称。村上隆在时尚、艺术和潮流圈都极具知名度,例如与Louis Vuitton等知名品牌均有着合作,其作品包括绘画、雕塑、素描以及动画。
2021年3月,受Beeple拍卖事件的影响,村上隆开始参与NFT,并在OpenSea发售了NFT收藏品。与此同时,村上隆为了致敬CryptoPunks,推出了太阳花与CryptoPunks 元素相结合的系列NFT收藏品。
不过,不久后村上隆取消了像素版小太阳花 NFT的拍卖活动,并声称其需要做更充分的准备,且坚信NFT的巨大潜力。
Oleksandra Oliynykova
Oleksandra Oliynykova是位网球职业选手,其在国际网球联合会(ITF)的世界巡回赛排名中排名第30,在女子网球协会(WTA)排名第649 位。
今年3月,Oleksandra Oliynykova将其右臂部分权益权铸造成NFT在OpenSea上拍卖,这是她首个,也是最后个NFT。在本次拍卖中,Oleksandra Oliynykova拍卖的是其右臂内侧肘部上方的区域,总面积为15厘米x 8厘米(约6英寸x3英寸)。中标者可以转售、留空,或委托在该区域纹个纹身或一幅人体艺术作品。
Kings of Leon
Kings of Leon是一支美国摇滚乐队,由四位同胞兄弟于1999年在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成立的。 今年3月,Kings of Leon与加密初创公司Yellowheart合作推出“NFT Yourself”系列NFT收藏品在OpenSea出售,以庆祝其新专辑“When You See Yourself”的发行,这是首支以NFT形式发行专辑的乐队。
Snoop Dogg
Snoop Dogg是一位获格莱美奖提名的美国饶舌歌手,也是制作人德瑞博士的得意门生之一,有着“美国殿堂级说唱天王”和“西海岸饶舌教父”的称号。
今年4月,Snoop Dogg与彩虹猫(Nyan Cat)在OpenSea合作发售NFT收藏品,其中“Hazy Nyan Cat”系列与“Nyan Blunt”系列为限量款,售价均为 0.42ETH,“Nyan Dogg”为拍卖款,目前最高出价16ETH。
此外,Snoop Dogg曾还在Crypto.com的NFT平台上推出其首个NFT系列,以及在YouTube上与Shiba-Inu(狗狗币头像上的日本柴犬名字)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个名为“Snoop Dogg 420 DogeCoin Video”的音乐视频。
值得一提的是,Crypto.com推出的NFT平台也曾与阿斯顿·马丁高知特 F1 车队、Axel Mansoor、加密艺术家BossLogic、音乐偶像Boy George等名人有过合作。
Scott Adams
Scott Adams是《Dilbert》的创作者,其发表的部分作品曾荣登《纽约时报》畅销排行榜的榜首。而《Dilbert》是由斯科特·亚当斯撰写和说明的以虚构人物和主角著称的美国漫画,最早于1989年4月16日出版。以讽刺性的办公室幽默而著称。
今年4月中旬,Scott Adams正在OpenSea上出售其著名漫画的NFT版本,其中名为“Dilbert NFT Comic F-word”的NFT最高出价已达12万美元。
John Cleese
John Cleese是英国喜剧界的大师级人物,也是英国喜剧天团Monty Python的成员。今年3月,John Cleese将其在iPad上绘制的布鲁克林大桥作品在OpeaSea上生成NFT进行拍卖,起拍价为100美元。
该幅作品意欲讽刺美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诈骗犯George C. Parker,从1900年至1928年,George C. Parker使用不同的假名出售了很多美国地标建筑,包括自由女神像、麦迪逊广场花园、大都会博物馆、格兰特将军国家纪念堂和布鲁克林桥。
此外,华裔创作歌手陈奂仁、《中国新说唱2020》选手高嘉丰、韩国奥运冠军Koo Ja-Cheol等名人均在OpenSea 拍卖NFT作品。
Nifty Gateway
Eminem
Eminem是美国说唱巨星,是2000年代美国最畅销的音乐艺术家。Eminem在全世界的成功和广受赞誉的作品因打破种族壁垒而在流行音乐中接受白人说唱歌手而广受认可,经常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说唱歌手之一,其在Billboard 200上拥有十张第一名的专辑,这些都连续登上排行榜的首位,这使得其成为唯一一位达到这一目标的艺术家。
今年4月,Nifty Gateway在推上宣布Eminem在Nifty Gateway上发售NFT收藏品包括限量版本、拍卖版本以及开放版本。目前“EMINEM”、“SLIM SHADY”以及“MARSHALL MATHERS”3个音频开放版本现已结束销售。限量版共有两款不同的NFT,每款分别有50个。而拍卖系列仅有1个NFT,且有着Eminem签名的“Infinite”专辑。如“STANS’ REVENGE” 的最终拍卖价为10万美元。
The Weeknd
The Weeknd是加拿大创作型歌手,其作品曾获三座格莱美奖,以及被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的提名,且The Weeknd个人还入选了《TIME》杂志2020年最具影响力100人之一。从The Weeknd作品常常上线就横扫媒体平台和音乐榜单来看,足以可见其超高人气。
在今年3月宣布即将以 NFT 的形式发行单曲后,The Weeknd不久前在Nifty Gateway正式发售了NFT,其中名为“The Source”的作品售价高达49万美元。
Mick Jagger
Mick Jagger是英国摇滚乐队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的主唱,同时是摇滚乐有史以来最有影响力的主唱之一,发行过无数脍炙人口的歌曲。
如今这位76岁的摇滚“老炮儿”也加入了NFT热潮。前几日,Mick Jagger宣布为其新歌“Eazy Sleazy”在Nifty Gateway上发行了NFT,最终竞标价为5万美元,此收益也被Mick Jagger用于慈善事业。
Justin Roiland
Justin Roiland是美国演员,也是著名动画“Rick and Morty”创作者之一。今年1月20日,Justin Roiland 创作的加密艺术NFT在 Nifty Gateway正式发售,此次作品发售共有3件开放版作品和5件限量版作品。
据Cryptoart.io数据显示,截至目前,Justin Roiland位列艺术家成交量排行榜第25名,作品成交额已突破360万美元,作品成交数量达3448 件,最高成交价为29万美元,平均成交价超1000美元。
此外,美国音乐家DJ和唱片制作人Illenium、电子音乐人Deadmau5、世界纪录保持者Eliud Kipchoge、英国知名DJ、电音制作人Carl Cox等都在Nifty Gateway上发行了NFT。
Rarible
撒盐哥
网红“撒盐哥”Salt Bae因其妖娆又富有个性的撒盐姿势被众人知晓,火爆全球。在Instagram上,“撒盐哥”拥有数千万粉丝,视频播放量也同样高达数千万。
今年3月,“撒盐哥”在Rarible上发行并拍卖其“成名撒盐动作”的NFT,并在简介中写道,“2017年1月7日,靠这个撒盐视频,我走红了。”
奥斯卡提名演员
奥斯卡金像奖是美国电影界的最高奖项,也是全球关注度最高的电影盛世。近期,与Rarible等合作的项目Nomine(eth)透露称,25名在2021年奥斯卡颁奖礼上获得提名的演员或导演将获得三枚NFT加密艺术品,这些NFT将向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导演的获提名者。
而该件NFT由艺术家Jon Noorlander、Shaylin Wallace、Rocco DiSpirito等设计,上面印有各提名者的名字。每个获胜者可在Rarible上进行拍卖,收益将捐给他们选择的慈善机构。
Lindsay Lohan
Lindsay Lohan是位影视演员,此前曾凭着《贱女孩》而走红,并因此获得第14届MTV电影奖最佳女演员奖。仅在推特上,Lindsay Lohan就拥有超800万的粉丝。
今年2月,Lindsay Lohan宣布其正在Rarible上以33枚ETH出售NFT艺术品。Lindsay Lohan又以超过15000美元的价格在Rarible上出售以已经解散的Daft Punk乐队为主题的NFT。
此外,Lindsay Lohan还声称,比特币是未来。
Megadeth
成立于1983年的Megadeth是开创美国Thrash Metal重要乐队之一,在全球卖出超过2000万张专辑,连续5张白金销量专辑以7次格莱美Best Metal Performance提名。 今年4月中旬,Megadeth将发行的名为“Megadeth Genesis”NFT在Rarible上进行拍卖,最终拍卖价为为8.4 WETH。
Soulja Boy
Soulja Boy是美国说唱歌手,在推特上拥有超520万粉丝。而Soulja Boy也是个加密狂热者,除了在推特上频繁发文提及狗狗币外,其还投资了BTC、ETH等多种加密货币。
早在今年1月,Soulja Boy就在Rarible上发售首个加密艺术NFT,共20版,每版定价 5 ETH。不仅是Rarible,Soulja Boy还通过Valuables将其在2018年7月份发布的一条推文铸造成NFT,目前最高出价为1990美元。
除此之外,知名嘻哈乐队Wu Tang Clan、音乐家Sean Ono Lennon等也都在Rarible上发行了NFT。
Ethernity Chain
贝利
贝利是巴西著名足球运动员,曾被国际足联誉为“球王”, 亦被《时代周刊》列入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100个人物。
今年4月,在官方授权下,Ethernity Chain正式推出了由澳大利亚概念艺术家Kingsletter和Visual Lab共同创建的贝利认证的NFT集合,包含3至6件作品。这是贝利交易卡首次以数字形式发布,而此次NFT出售收益的90%也将归于贝利基金会。
穆罕默德·阿里
穆罕默德·阿里是美国著名拳击运动员、拳王,其在在20年的时间里22次获得重量级拳王称号。尽管这位传奇人物已去世,但其却拥有难以想象的超高人气,例如球王梅西就是其粉丝。
今年3月,Ethernity Chain和阿里基金会合作推出了“阿里系列”NFT,旨在纪念拳王阿里的生活。该NFT其中收录了1971年《体育画报》拍摄的著名照片《阿里和弗雷泽》,部分收益将转交给致力于阿里生活和事业的路易斯维尔博物馆。
Tony Hawk
Tony Hawk是一名滑板运动员和演员。在他的职业生涯中,Tony Hawk不仅赢得了70多场比赛,还创办了自己的滑板公司Bridhouse。其中,Tony Hawk完成的高难度动作900使其被尊为“滑板神话”。
而这位传奇滑板选手在推Instagram上拥有数百万粉丝,其推出游戏也备受欢迎,例如其监制的《托尼霍克极限滑板:美国荒野》系列,在欧美地区拥有超高的人气。目前,电脑游戏开发商Activision发行的Tony Hawk滑板游戏也和Ethernity Chain建立合作关系,并在未来几周发行NFT。
Fernando Tatis Jr.
Fernando Tatis Jr. 是美国职棒大联盟的游击手,目前效力于圣地牙哥教士,2019年初被评为大联盟的百大新秀之首。如今,这位教士头号新秀的系列NFT已于4月26日由Ethernity Chain发行。
实际上,Ethernity Chain不仅是个NFT平台,还支持慈善。在Ethernity Chain推出的首轮NFT拍卖中,吸引了Winklevoss兄弟、足球明星Paolo Maldini和Christian Vieri、费城76人队的老板Michael Rubin,百大DJ Alesso和Dimitri Vegas&Like Mike等名人。
SuperRare
Don Diablo
“大菠萝”Don Diablo是荷兰DJ、音乐制作人和艺术家,15岁就被唱片公司发掘并签约。Don Diablo是世界最受欢迎的house DJ,2019年被《DJ Mag》被评选为百大DJ第六名,Beatport评其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House”和“Future House”艺术家。
今年4月,Don Diablo的首场名为“Destination Hexagonia”NFT演唱会以600 ETH的价格在SuperRare上售出。而这场的60分钟NFT演唱会是专门为拍卖而创作的,由Don Diablo与摄像师Paul Snijder合作拍摄一年多时间,最终拍卖者将会得到一个包含视频文件的U盘。
Deadmau5
Deadmau5是一位加拿大电子音乐制作人、DJ,其名下的专辑曾六次获得格莱美奖最佳电子/舞曲专辑奖提名。
早在去年12月,Deadmau5就与增强现实(AR)艺术家Sutu在SuperRare推出一款名为“In Titan’s Light”的NFT艺术品。在这个30秒的NFT视频中,配有Deadmau5音频作品SATRN的一段。
SuperRare
此外,例如《时代周刊》、《纽约周刊》、运动鞋设计RTFKT Studios等传统企业也都在SuperRare上参与NFT发售。
Foundation
爱德华·斯诺登
爱德华·斯诺登是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职员,其因将美国国家安全局“棱镜计划(PRISM)”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遭到美国和英国的通缉。
4月15日,爱德华·斯诺登在Foundation上发布首个NFT“Stay Free”,该作品包含包含了美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院判决,代表着新闻自由。最终,这幅作品以2224枚ETH被去中心化组织 PleasrDAO成功竞拍。
同时,斯诺登似乎也是比特币爱好者,其曾现身Bitcoin 2019大会,并于2020年就声称想购买比特币。
Kevin Roose
Kevin Roose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纽约时报》具有全球影响力和读者群,截至目前共获得130项普利策奖,发行量在全球排名第18位。
今年3月,Kevin Roose将其一篇专栏文章变成NFT进行公开销售,并最终以350 ETH成交。而这部分收入将捐给该杂志的“最需要的案例基金”,用于支持纽约和其他地方的社会公益事业。同时,买家可在一篇关于这次交易的后续文章中被介绍,提及他们姓名、所属单位等相关信息,当然也可以选择匿名。
另外,俄罗斯女性主义朋克乐队Pussy Riot、电子音乐家Aphex Twin和视觉艺术家M.I.A.等也都在Foundation上进行了NFT拍卖。
Zora
Mike Shinoda 出生于洛杉矶的Mike Shinoda是美国传奇摇滚乐队林肯公园(Linkin Park)的主唱之一。林肯公园以其独树一帜的音乐,震惊、征服,甚至定义了千禧一代歌迷,目前其首张现象级专辑全球累计销量已超3000万张,收获了二十多个国家的专辑白金销量认证,是进入21世纪以来乐队首张专辑销量纪录的保持者。
今年2月,Mike Shinoda在Zora上首次发起NFT拍卖,该NFT代表着Mike Shinoda将发行单曲One Hundredth的一段视频,目前最高出价6.66 WETH。而Mike Shinoda将把该NFT的初期收益捐赠给慈善机构 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RAC
RAC是著名音乐人和格莱美奖获得者。2020年初,RAC与Zora合作发行了磁带代币 $TAPE,共计100枚。一枚 TAPE 代币可以兑换一盒 RAC的“BOY”专辑的实体磁带,起始价格为每枚28美元;2020月10月,RAC又在Zora 上发布社区代币 RAC,并将开启空投给支持者以及 TAPE 代币的换币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Zora,RAC还在SuperRare上发行了加密艺术NFT,并以25 ETH 售出。
此外,在Zora上参与NFT发行的传统名人还包括林肯公园乐队成员 Mike Shinoda、英国平面设计师David Rudnick等。
而除了上述提到的艺术家和NFT平台外,例如格莱美奖得主 LupeFiasco、网坛明星大阪直美、说唱歌手Ja Rule、西班牙知名音乐家SWOG、传奇摔跤手 The Undertaker、韩国流行女团Mamamoo和拳击巨星Jake Paul等传统知名人士也都在其他各类NFT平台中发行了NFT。
结语
从前文盘点来看,从2021年开始,以娱乐、体育为首的传统名人入局NFT的现象越来越频繁,这些名人效应确实让NFT的关注度和用户数与日俱增。根据The Block Research数据显示,从今年以来,例如NBA Top Shot、Axie Infinity、Sorare、CryptoPunks等NFT平台的用户数出现明显大幅上涨。
不过,名人效应也是把双刃剑。NFT带来的财富效应下,很难排除这些名人是否存在炒作的行为,且参与者的跟风炒作,对行业而言无疑是“拔苗助长”。从数据来看,这波NFT热潮确实正在降温。
从Nonfungible.com的数据来看,买家数量、销售数量、以及钱包活跃度都在持续走低。同时,NFT平均价格也在下跌,与今年2月的历史新高(ATH)4300美元相比,3月NFT平均价格下跌仅为1400美元,下跌了逾67%。此外,The Block数据也显示,自2月交易量达到顶峰后,NFT的销售量开始逐渐下跌。
由此来看,名人的入局固然能扩大NFT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但如果被恶意炒作是很难保证是否会提前透支未来的发展空间。

为什么以太坊Gas费突然大幅下降

在Uniswap给20多万个用户地址撒钱的时候,也许不少人在开心之余心里想的都是,「这gas费也太高了。」
当天是以太坊历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gas建议最高达到了1000 GWEI,这是当时历史最高点。
在见证历史、全民领空投的当天上午,不少人都遇到了关于gas费的问题,gas费贵已经不是问题了,问题是gas费交到钱包建议的最大值也不能在计划时间内成交。大家Metamask上显示都是pending,一圈一圈转得让人心烦。
为什么你使用了默认的gas费金额,却依然不能即时交易?此文将详细讲解以太坊交易费率机制以及在以太坊上发起交易会遇到的问题。
Gas的逻辑
这个事要先从以太坊账户讲起。
以太坊网络中有两类账户,外部账户(Externally Owned Account)以及合约账户(Contract Account)。
外部账户是指用户们所使用的账户,由私钥持有者所控制。合约账户是指带有应用逻辑的智能合约,由合约代码所控制(往往是项目方所有)。用户们在使用DeFi应用时,就是在用自己的账户与DeFi项目的智能合约进行交互。
各类账户之间可以随意进行交互,钱包间可以进行转账,合约间也可以相互调用。每一次链上交互都需要消耗一定的计算量,计算量消耗的大小由计算难度所决定,而Gas就是计算量的计量单位。例如加法运算较简单,需要消耗3个Gas,除法运算相对复杂,需要5个Gas。
每一单位的Gas都有其对应的价格,也就是Gas价格(Gas Price),而Gas价格以Wei为单位。用户需要购买ETH来支付Gas费用。1 ETH=1e18 Wei,而我们通常看到的单位GWei为1e9Wei。通常,钱包软件会通过历史Gas Price对用户将要发起的这笔交易的费用进行预估。
为了避免全节点趋于集中,追求架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会严格限制每单个区块的容量。例如比特币的Block Size Limit以及以太坊的Block Gas Limit。在律动BlockBeats撰文时,以太坊每单个区块的Block Gas Limit约为12,000,000个Gas,这也就是每一区块总计算量的上限。平均每15秒出一区块。当交易需求超过区块容量时,用户为了将自己的交易尽快被上链确认,就需要竞争每一区块内的资源。此时用户会对Gas进行竞价,矿工会优先将Gas Price高的交易纳入区块。
通常用户在进行转账时还会看到钱包会提高可以调节Gas Limit的选项。与Block Gas Limit不同,Gas Limit是指对于一笔交易,用户所能接受的Gas使用量上限。由于有时合约内可能存在漏洞,一笔交易会不停死循环地进行计算。如果没有Gas Limit,这笔交易会消耗尽用户钱包内所有的ETH。而矿工通常所收取的费用是按实际执行该交易时消耗的计算量(Gas Used by Transaction)进行结算的,而Gas Limit内剩余的ETH就会回到用户账户中。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所消耗的ETH数量(Ether Cost)=交易费用(Gas Fee/Transaction Fee)=每笔交易所消耗的Gas数量(Gas Used By Transaction)*Gas价格(Gas Price)。
了解了以太坊的手续费机制以及账户类型,我们来看看用户在交易时时常会碰到的问题。
待确认交易(Pending)/加速交易?
每当用户发起一笔交易时,交易会被放入一个交易池(Mempool)中。如上文提到,矿工会优先打包池子中Gas Price最高的交易(矿工的趋利性)。所以用户设定的Gas Price决定了交易被打包执行的速度。在网络拥挤的时候,由于Gas Price飙升,用户的交易可能长时间处于待确认状态。为了尽快将待定交易发出,用户可以选择支付更多的Gas Price来加速交易(律动注:理解为给矿工更多的酬劳以达到一个插队的目的)。
加速交易又是怎么操作的呢?为了更加详细地理解加速交易的逻辑,我们需要明白另一个参数:Nonce。每一个账户发出的交易都会有一个按顺序排列的交易编号–Nonce,从0开始,每次发起一笔转账,该账户的Nonce值会增加1。
当用户想要加速交易时,在以太坊钱包中,用户可以选择加速交易选项,这时会被要求支付更高的Gas费用,用户同意之后相当于发起了一笔新的交易,而新的交易与待确认交易的Nonce值相同。
由于以太坊网络规定,Nonce值是连续不可跳跃的,且同一个地址每笔交易的Nonce值不可重复,所以矿工会打包新生成的交易,在新交易被打包确认之后,之前较低Gas Price的交易会废弃掉。
若用户不想加速交易,只要此交易还在交易池中未被打包,用户可以随时选择取消交易。取消交易的逻辑与加速交易相同,用户发起一笔Gas Price更高,但与待确认交易Nonce相同的交易,但交易金额变为0,所以本质上,取消交易的成本与加速交易的成本一样需要成本。
需要注意的是,在待定交易确认完成之前,后面的交易都需要排队等候,所以用户不要由于等候时间过长重复发起多笔交易。
交易失败(Fail)
律动BlockBeats发现,目前最常见的交易失败原因是交易Gas已用尽(Out of Gas)。也就是说,这笔交易的计算量超过了用户所设定的Gas Limit。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交易状态将会显示为失败,并提示Gas已用尽,并且所支付的Gas不会被退还。
有些用户可能会认为这并不公平,但本质上矿工已经在做功计算,只是算到一半Gas不够了,所以矿工只能放弃继续作业,但之前的工作需要被支付「工资」,因此之前交的Gas费不退大概也可以理解了。遇到这种情况,用户只能重新再发起一次交易,并将此交易的Gas Limit上调。
另一种交易失败的情况是,当用户向智能合约发起交易转账,但某些错误导致无法执行合约时,交易会返回Bad Instruction。
比如,当用户参与类似于众筹活动时,可能会发生下面这些情况:
额度已满;
或用户未被列入白名单;
或用户超额认购代币等情况。
此时,用户所设置的Gas Limit将会被全部用尽,最终导致交易失败。
不过以太坊拜占庭硬分叉后,增添了新的操作符Reverted(EIP-140)。当合约中出现错误导致交易失败时,交易将不会耗尽Gas Limit所设定的所有Gas,合约将停止执行并退回剩余Gas费用,同时告知用户错误原因。
当然,如果用户钱包中ETH的数量不足以支付Gas费用时,交易也会被判定为失败。
在没有热点的时候,以太坊网络一片祥和,所有的转账成本,包括时间和金额都还可控,但当风口到来,大家在网络中就会遇到各种问题,gas费的逻辑是新人使用钱包时最大障碍。
基本上,在gas费会遇到的所有问题,这篇文章都覆盖到了,链上交易并不复杂,说简单点,一切操作有问题,加钱就可以搞定。
这场运动目前看来,以太坊上流动性挖矿的热潮暂时告一段落,这场运动除了创造出一片泡沫之外,也让更多用户开始习惯钱包的使用,钱包终于成了一个高频使用工具。
而链上交易发生的问题其实也在为钱包的优化提供空间,为新人提供「一键加速」、「一键取消」这样的服务或许将可以在越来越多的钱包中看到。

让硬盘价格暴涨、甚至断货的Chia是什么

最近大容量硬盘价格暴涨、断货等消息不断,据说都是因为一个叫Chia的挖矿项目。
那么,到底什么是Chia,又有何价值呢?
01什么是Chia?
我们知道比特币的挖矿要用专门定制的机器(专用矿机)来挖矿,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维持矿机的高速运转,持续提供算力来挖矿,所以比特币挖矿也一直因为耗能被诟病。
Chia针对这一状况做了一些改进,采用存储挖矿的模式。可能很多朋友对存储挖矿并不陌生,事实上之前也有很多项目用的是存储挖矿,比如最近非常火爆的IPFS,就是典型的存储挖矿项目,只不过IPFS的激励层FileCoin对挖矿的硬件配置有所要求。
但Chia不一样,它依靠的是空的硬盘空间,Chia官方最初的愿景是每个人闲置的电脑与手机都可以参与。也就是说,只要你手边有闲置的硬盘存储空间,都可以参与到Chia的挖矿里面,还有朋友使用家里的路由器来参与Chia挖矿。
02 Chia的价值是什么?
现在知道了Chia是一个使用闲置硬盘挖矿的项目,那么Chia挖出来的Token到底有啥价值呢?
据官方披露的白皮书介绍,Chia的愿景是间接地为SWIFT、DTCC以及西联汇款等服务,计划向政府、金融机构、企业和大型存储买卖双方出售软件服务和支持其开源区块链和智能软件。
也就是说,Chia要做的是点对点的电子现金,助力解决跨境支付等远距离支付费用过高、时间太长等难题。
这个愿景似乎和中本聪关于比特币的白皮书《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不谋而合,不过在共识机制上有了创新,从原来的PoW(工作量证明机制)改成了PoST(时空证明),由定制的矿机挖矿变成闲置硬盘挖矿。
虽然同是硬盘挖矿,但Chia挖矿和FileCoin硬盘挖矿不一样,用来挖Chia的硬盘并不能用来提供分布式存储服务,只是临时用作挖矿而已,不直接产生使用价值。
03为什么会这么火爆?
Chia这个项目在2017年启动,经历将近四年的开发之后,近期主网正式上线,并启动挖矿,引发硬盘抢购潮。
为什么这个项目这么火爆呢?风头甚至超过了存储挖矿巨头项目IPFS,这得从项目团队和投资背景说起。
Chia项目的创始人是Bram Cohen,光提名字不一定知道,但是提起BitTorrent可能大家都有所耳闻了,Bram Cohen是BitTorrent的创始人,在BitTorrent被孙宇晨收购之前,即启动了Chia这个项目。
当然,除了Bram Cohen之外,团队还汇聚了一大批金光闪闪的人物,算加密货币领域非常顶级的项目团队了。
除了团队之外,Chia也获得了非常多知名机构的早期投资,如A16Z、Galaxy Digital等,顶级的团队加上知名投资机构的背书,让Chia上线即受到各方追捧。
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目前Chia除了挖矿获得Token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渠道获得,团队的背景加上牛市行情让大众对Chia价格期待甚高,纷纷投入挖矿,以期在暴涨中分一杯羹。